官僚制的形式主义非人格化与中国当代主流文化的冲撞是什么?

机电学院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9-11-05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官僚制的非人格化。上下级官员间的从属关系是基于法律制度和职务本身的组织结构规定;下级官员不是盲目服从上级官员个人的好恶需求,而是服从他拥有的特定职务上的客观的非个人的组织目标。对官员的评价主要是技术上的, 依据制度所规定的行动的程序化、客观化和他的资历、工作经验、责任心及敬业精神等,完全摆脱上司个人好恶情感的纠葛。

  官僚制的技术化和非人格化适应了社会技术流行的现实。用技术官员处理专门的行政事务相对于对于不懂技术的门外汉来说更有效率且更符合社会发展的要求,而非人格化的行事方式不仅保证了职能的合理履行,而且符合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理念。

  所谓主流文化,就是一种表达社会主体意愿 ,即国家的意志、利益和意识形态的文化 ,是一个时代、社会或地域顺应历史的发展和符合客观规律及社会心理而产生的精神文化主流 ,是促进人与社会积极健康向上发展的精神动力。主流文化是在文化竞争中形成的 ,具有高度的整合力,强大的推动力 ,深远的传导力和广泛的认同性的文化形式。在我国,马克思主义是当代主流意识形态 ,因此,当代中国的主流文化是以马克思主义理论为指导 ,以思想、理论、 “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以及科学发展观为主要内容,体现中华民族精神 ,反映最广大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社会主义文化。

  中国的十五大报告对此作了明确的界定: “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文化 ,就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 ,以培育有理想、 有道德、 有文化、 有纪律的公民为目标 ,发展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 面向未来的、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社会主义文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具有科学性、时代性和民族性。被男友的妈妈说小气我该怎么办。。。

  由于传统的封建官僚制具有人身依附性、过分随意性等人格化的弊端,韦伯对理性官僚制的理论设计,十分注重非人格化的理念。首先是规章制度的非人格化。在理性官僚制中, 官员的工作和利益不是由他上司的个人好恶决定的,而是取决于制度所规定的程序化和客观化的行动; 每一个官员就是一种完全没有感情、 没有欲望的机器的一个零件,只能在形式化的规章制度允许的范围内运作。其次是对所服务的群体--民众的非人格化。当有的人希望有个人方面的、 人格化的考虑时,却受到正规的、非人格化的官僚组织结构的压力。从这方面而言,官僚制的非人格化适应了当代中国主流文化的理性,更利于自律性,科学性。

  韦伯理论中的官僚制作为法理型统治的代表形式,不但要求个人服从其规定,更要求个人将其规定的内容接受为合理的。当个人无法接受规范的合理性或者规范的目的的时候,服从的要求便侵犯了个人的自由。韦伯认为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都会被官僚制制度化, 到那时,便没有个人自由存在的空间。因此,学术界批判韦伯的理性官僚制的统治形式就是形式主义的非人格化的统治,没有憎恨和激情,因此也没有爱和狂热;处于一般的义务概念的压力下, 不因人而异 ,形式上对人人都一样。

  官僚制的形式合理性设计, 使官僚制组织成了一个纯粹的技术体系,把人淹没在冷冰冰的技术主义之中了。著名的行政学家张康之在其寻找公共行政的伦理视角一书中深刻地揭示了韦伯官僚制理论的内在矛盾, 认为韦伯官僚制理论的合理性、合法性支柱,在实践中否定了人性、 人的价值、个性和主体精神,它的所谓科学化、客观化、形式化所构成的工具理性与西方文化的人文精神是格格不入的。因而,从这一角度,非人格化与自由似乎互相矛盾,抑制了人的创造性。

  实际上,官僚主义与官僚制二者之间是有显著区别的: 官僚制是一种政府组织原则和管理形式, 是一种遵循法律和客观原则进行管理的工具, 它本身无所谓好坏,但存在是否与环境相适合的问题; 官僚主义是指一种高高在上,脱离实际, 脱离民众的、 重形式和不负责任的工作作风。至于现实生活中还存在的种种墨守成规、缺乏创新精神和主动性的按章办事等形式主义的官僚主义现象,其主要原因在于理性官僚制的某些原则的贯彻存在不协调状况与韦伯的理性官僚制本身不是一回事。

  通过对新教徒和现代人,对待合理性规范的态度的大量对比,不难发现韦伯所谓自由观的核心:人如果从自己所持守的最高价值出发, 接受能够实现这种价值的合理性规范, 他便是自由的。韦伯把个人对规范背后的价值的接受作为自由的前提。历史的经验告诉人们,正是在官僚制的时代,政治自由、 信仰自由等等现在看来不可让度的自由才为人所知。褫夺了自由的不是官僚制, 而是其所存在的时代丧失了对自由的信仰。因此,非人格化与自由并非相悖,只要正确理解并处理好二者关系,定能在自由的基础上更好地发挥创造性。

  “完善的科层制,从某种特殊的意义上讲,怎么能买到便宜点的机票,也置于无憎无爱的原则上。它越丧失人性,他那受资本主义欢迎的特殊品格就发展的越完备。这就是说,它具备了被作为道德称誉的特殊性质:从业务处理中排除爱憎以及一切个人因素,总而言之一切缺乏深思熟虑的非理性的感情因素。现代文化——所要求的,不是由旧制度的那种为个人的同情、恩惠、感激所左右的领袖,而是“专家”,文化越复杂,越专门,专家就越要麻木不仁,因而也就越客观。”由此我认为,非人格化与具备民族性的主流文化是相悖的。主流文化所要求的爱国主义及其民族性在无憎无爱、完全理性的条件下是难以实现的。

  综上所述,理性官僚制的形式主义非人格化与当代中国主流文化之间既有相符合之处,也有背道而驰的地方。对此,我们应该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吸取官僚制的理性精神,同时避免陷入僵化的泥潭,才能更好地发展当代中国主流文化。

  官僚组织是规章的体制,而不是个人的体制。所以,官僚制是排斥个人魅力的。组织的运行不依个人的意志为转移,不受个人的感情的支配。理性化的另一种表述,就是非人格化。官僚制改变了传统社会中的人身依附为主导的中国传统文化。官僚制是韦伯提出的概念,意指非人格化的、科层制、以法律为标准的政府组成。

六合报码| 管家婆一肖中特彩图| 曾道人中特网| 香港摇钱树中特网网站|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开奖记录| 好运来心水论坛| 宋韶光内部版老版图库| 本香台现场直播手机香港现场| 香港马会无字天书资料| 六合彩论坛|